诛仙

文:


诛仙”想当初吴太医第一次见到林净尘时也是如此,不肯浪费一丝一毫时间,南宫玥失笑地道:“吴太医,坐下再谈不迟吴太医一一作答,也包括几位太医的分析、揣测久久,南宫玥方才抬眼问道:“吴太医,你手头可有那五和膏?”“世子妃,”吴太医摇了摇头:“三驸马所献的五和膏数量太少了,此行路途遥远,皇后娘娘担心撑不到我们回王都,都由她亲自收着,每次五皇子殿下病发头痛难耐的时候,才会给殿下稍微服下些许,缓解疼痛

南宫玥半眯眼眸,盯着上面备注的时间,19年前,二月初二……那岂不是萧奕的母妃生产前不久?南宫玥静静地沉思着,左手的食指在梳妆台上点动了几下南宫玥不禁想到了萧栾制作的那个草编鹰,嘴角微勾道:“霏姐儿,我今日去周府给你二哥下小定,和周大夫人约了三日后让你二哥和周大姑娘去天上宫祈福,你和你三妹妹也准备一下”他们来了南疆后,并没有撤去王都的情报网,皇帝派人来南疆这么大的事,不可能得不到一点儿消息!百卉匆匆退下,南宫玥又给韩绮霞斟了一杯茶,尽量放缓声音,安抚道:“霞姐姐,这世上人有相像诛仙不行,不能再惯着这个贪吃的家伙了

诛仙”萧霏和南宫玥按照原本的计划继续往前行去,只留下梅姨娘独自跪在那里我刚才去过二哥那边了,他那早就有人送鲜花饼给他了,是周府那边来的”她一句吩咐,丫鬟们立刻翻箱倒柜地查找起来,不一会儿,就查出当年王府用的是一家李氏牙行,甚至也备注了那家牙行的地址

”收笔后,梅姨娘将信又看了一遍,沉吟片刻,又执笔在信纸的最后添了一笔,道:“闻圣女殿下已至骆越城,若有任何差遣,但请吩咐!”梅姨娘仔细地把绢纸吹开,并从发上拔下了一支花穗簪“是的她大步走到书案前,熟练地亲手磨墨,铺开了一张绢纸,然后拿起一支狼毫,沾了沾墨后,毫不迟疑地落笔——“……世子妃性情沉稳,处事果敢决断,刚柔并济,深得镇南王信任,现王府内务尽在世子妃掌控之中,一时难寻破绽诛仙

上一篇:
下一篇: